传销解救师:八年解救一千多人,他靠反传销为生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7-27 16:35:12

反传销咨询网讯:八年解救一千多人,他靠反传销为生

750x532_5b4f19fe8e962.jpg

专业的传销解救师,据相关人士统计不超过30人。直击传销现场,带你感受现实版救赎。(09:27)

你去看最近几天的微博热搜。

 
有个女孩在徐州街头突然从两名女子身边跑开,抱住正在执勤的交警大喊:“警察叔叔,他们是传销,你救救我!”
 

女孩来自山东,找工作时不慎陷入传销组织遭到监控,一直在找机会报警。

 

 

“我救的就是这些人。”刘李冰说。

 

 

刘李冰是山西霍州人,86年生,做“传销解救师”已经9年。

 

 
最近,他解救了一位身陷传销的年轻人,年轻人大学刚毕业。为了救他,刘李冰用了72小时,我们对此做了全程记录。但谁也没想到,刘李冰之前是干传销的。

 

 
你怎么能靠救人赚钱?
 
上个月,刘李冰接了一单生意,是去河北帮人找身陷传销的孩子。
 
他们一行三人开了两辆车,找了七八天,基础开销一万一。
 
找到后委托人该给他结一万五,没想到却连夜带着找到的孩子跑了。
 
这不是刘李冰第一次被“放鸽子”,他没去追钱,“一怕被打,二是经济案件,即便报了案,受理也慢,至少耽误一个星期半个月,为那点钱……”
 
“如果追到他们村,你说你是解救传销的,他们咬死不认的话,旁人信谁?”
 
刘李冰没话语权。他估计,社会上反对他的人有五成甚至更多。熟悉他的亲戚朋友也至少有一半骂他。
 
人们的理由是,你怎么能靠救人赚钱?你应该是志愿者,无偿帮助,你靠这个赚钱就跟传销没有区别。
 
刘李冰解释说,“不收钱别人觉得你是骗子,收钱显得正规。”

 

劝个人五千,救出个人两万
 
一年净赚八九万
 
9年前,刘李冰开始帮别人从传销组织里救人。
 
他的反传销救人组织明码标价:口头劝说一人5000元,找人、救人两万。
 
去年,他救了3、400人。“近几年生意好,每年净赚8、9万。”
 
他试图跟被解救者做朋友,但被他救出的人和家属,第一时间先把他从手机上拉黑。
 
“有时候在饭局上碰到了,他们会先给你打招呼,‘一会儿别提过去的事’,没人愿意承认这段历史。”

 
他第一次救人时不是这样。
 
“09年的时候,我去山东劝一个水利局的书记,她年龄大,去劝的时候很费劲,在家人的配合下才清醒了,全家送我走的时候,给我跪下了。”
 
那一跪让刘李冰觉得自己对,“在这之前,我不确定这件事对不对,只是好奇。”
 
完事后他和同事买了无座火车票回山西,“一晚上也不瞌睡。”
 
现在他们团队十几人,出去救人会坐飞机。

 
最可怜的是大学生
 
救了这么多年人,他需要被反复提醒才能表现出同情。
 
“这些人可怜,更可悲。”提起有的人被救完回去就得了抑郁症,甚至妻离子散,他说“最多也就是这样”。
 
在他的经历里,更严重的是死人,北派传销(拉到文末有解释)里限制人身自由,一屋子关16个人,全是亲戚朋友,死一个另外15个都得被抓,16个家庭一起破裂。
 
“真可怜的是大学生。”这两年他救的人里,七八成是他们。

 
去年7月,大学毕业生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并惨死的新闻震惊各界。
 
人们发现,传销早已把触手伸向了看似文化层次高、但社会经验少的大学生。有媒体称,传销是一把专砍弱者的刀。
 
刘李冰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让“反传”讲座进校园,但他被高校言辞拒绝,因为“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教出的年轻人能被传销骗。”
 
“现在我们手里没有权力。”政府如果支持就会不一样。
 
他试图让政府接纳自己。“没谈下来。”因为政府里有工商局,“工商局就是负责我干的这事儿的。"
 
他想注册公司,工商局的人告诉他,没有他干的这个业务。
 
而“这个业务”早就有人在做,刘李冰不是第一个。
 
曾有个被称为“中国反传销第一人”的李旭,2007年,他在葫芦岛某传销组织救出了人,从此声名鹊起。但成名前,李旭是干传销的。

 
“中国反传销第一人”李旭
 
“你们会用钱来证明你们的清白”
 
刘李冰之前也是干传销的。
 
就是李旭开始救人那年,刘李冰经人介绍,到广西南宁做起了传销。
 
不管山西还是广西,2007年的大街小巷已经贴满打击传销的宣传。
 
到了2009年,刘李冰每次去给下级上课,为了不被抓楼下得有放哨的。
 
“劝我的人说,‘投3800能赚5000块钱,现在有这么一个生意,你干不干?干到老总每月能拿6到8万’,我缺钱,这是赌博,百分之七十能行,我们都是想赌一把的。”
 
他交了3800元入伙。上级对他说,“你们会用钱来证明你们的清白。”后来,他也用这句话给下级洗脑。

 
“整个世界都在搞传销”
 
2009年底,刘李冰因为传销被拘留,因为没法证明他是头目,24小时后他被放了出来。
 
他待的传销组织从高到低有五个层级:业务员、组长、主任、经理、高级业务员。高级业务员也叫老总,从最低级别到老总,刘李冰用了不到两年。
 
“谁也没法证明我就是‘老总’。”
 
从局子出来,刘李冰把那两年传销赚的十几万给底下的十几人分了,他从南宁回了山西。

 
他开始找工作。
 
弟弟叫他去廊坊试试,他一去发现咋又是传销,“我就劝他也出来,是用哥哥的身份成功让他跟我走的。”
 
救出弟弟后,朋友又叫他去咸宁的医院上班,去了之后发现,不是医院,又是传销。
 
接着他上天津找工作,发现有个女同学也在那儿做传销。知道这事时他在网吧,他旁边正有人在咨询传销的事。
 
“出来打工什么都不顺,整个世界都在搞传销。”
 
那会儿李旭已经出名,反传销流行卧底,刘李冰出于好奇就去卧底。
 
因为有经验,刘李冰发现他想什么,对方就说什么,“还不如我说的好。”
 
2010年,他和另外5个人的反传销工作室开了起来,但那年只救助了十几人,工作室赔钱,还没做到年底他们就散伙了。

 
“大家(对传销)不重视,总觉得没钱了人自然就会回来。”
 
实际情况是,真正的成功解救不容易。很多人思想工作根本做不了,老要自杀。
 
刘李冰自己从南宁的传销组织脱离的那次,还有一些传销难民留困在那里。“当时他们肯定知道这事不对了,但很多人一下不知道要走去哪里。”
 
“那几年广西传销非常多,防城港、北海,百分之50都是搞传销的。盖了房子全是人在买,带动了当地经济。”
 
他记得郭明义靠献血成了名,刘李冰也想靠解救传销成名。几个月后,他的工作室又开了起来。

 
砍向弱者的刀仍在挥舞
 
传销真正在我国兴起已经20多年,至今,这把刀仍砍向弱者。
 
据媒体统计,截至2017年,全国涉传案件共计1626件,分布在全国各个地区,跨地域性强成为涉传案件的一大特点。
 
传统上,传销分为南北两派:北派的人习惯用强制手段控制参传者;南派则更擅长通过洗脑使受害者“自发”地对组织产生信赖。
 
传统传销没消亡,新型传销已经起来。
 
今年7月,福建泉州市公安局发出一则通报,涉案平台“沃克理财”以区块链、虚拟货币等为噱头,依靠“拉人头”的方式在一年内吸引了35万人注册参与,会员分布于全国31个省份以及菲律宾、新加坡等国。“沃克理财”的涉案总金额高达50亿元。

 
刘李冰说,“如果我的公司不拓展,不与时俱进,我可能反不了新型传销。”
 
但获取信任是他的当务之急。干传销时,他骗过亲人朋友,这张牌似乎很难洗干净。
 
很多人也难以接受他靠救人赚钱。
 
于是,一提到钱他就特别警惕。他甚至自辨,现在还住在农村里,只是盖了新房子,生活不算小康。
 
即便认识他的人都说,刘李冰在霍州买了新房子,正在装修。
 
救人是否出于正义?我问刘李冰。他说救出人的那一刻会有荣誉感,但这感觉现在消逝的越来越快。
 
“风险这么高,不赚钱谁做。”他被仇家打过十多次,最严重的时候脑震荡,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大家都要生活,如果没有收入,没有人会去干这个职业。”
 
“人们觉得我们可怕。”他说。
 
无论是反传销还是干传销,一跟传销沾边大家就觉得有错。
 
你看,刘李冰正站在漩涡里。
 
 
 
 
文章来源:Aha视频
 
 
反传销咨询网包括(山西反传销联盟和反传救助中心公众号)是由一批专业的反传销人士和广大志愿者组成,是一家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可协助家属进行实地解救劝说传销痴迷者,并可对传销痴迷者进行反洗脑心理疏导以及寻人追款法律援助等工作。

反传销咨询网:www.fcx120.com     山西反传销联盟:www.llbfcx.com    直销第一时间:www.zxdysj.com

办公室座机:0357-5885410  微信公众号:wwwfcx110com(反传救助中心) www-fcx120-com(反传防骗咨询救助平台) zxdysj-com(反传防骗助手)    
专家热线:刘李冰:15175364110     杨老师:18835797381

咨询QQ群:群(1)63682820  群(2)492703299  群(3)565151032   群(4)264610625  刘老师QQ:378659197【24小时咨询】

本网站提示: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 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取得利益。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首页 | 打传动态 | 传销视频 | 法律法规 | 传销图片 | 咨询专区 | 网络传销 | 公益行动 | 直销新闻 | 微信传销 | 反传销影视 | 赞助专栏 | 南派传销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Powered by 反传销咨询   © 2010-2016 http://www.fcx120.com
晋ICP备16000219号 晋公网安备 141082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