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传销笔记内容触目惊心:不放过认识的每个人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3-03 22:55:27

反传销咨询网讯:自1月21日失去自由的张世才,多次拒绝了传销组织卖化妆品欺骗亲朋好友的要求。


在庭审现场视频中,张世才向法庭称述,他先后五六次被对方殴打。他的父亲张海告诉澎湃新闻,事后他们才得知张世才失去自由后被传销团伙掐脖子、用烟灰缸砸头和肋骨。

据该传销点邻居证实,“平时会听到隔壁屋里的响声,以为是装修房子的声音。”

被控制的马泽证实,2月3日,他和张世才交流如何控制住拿钥匙的刘桂林后逃跑;2月9日19时左右,张世才又邀约他控制刘桂林逃跑,但均无果。

原本知晓儿子回家,20天过去了却不见踪影又联系不到,张世才的父亲张海和母亲潘学芳有些着急。据张海称,此前儿子打电话回家,要在昆明结了工款后回家,随后几天失联。2月6日,潘学芳终于打通了儿子的电话,但一直没人接听,几分钟后,儿子回话“过两天就回来”,便草草挂断。

期间,张世才的表妹先收到了一条简短的短信“我被骗进传销组织了”。据张家人称,表妹觉得这不是他表哥张世才发的,可能是诈骗短信,表哥是个聪明的人,“应该不会被骗”。

接着,同村的张世才的伙伴也接到了一条短信,“赶快报警找张世才,他被骗进传销组织”。

同村的小伙儿将此消息告诉了潘学芳。潘学芳拉着小儿子准备一起去报警时,小儿子回答:“这个信息我也有,但害怕不敢说。”

收到短信的他们不太相信张世才被骗,因为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他是村里唯一经常到外省打工的人,也会取笑其他村里的伙伴:“你傻啊?怎么会被骗?”

2月10日凌晨零点57分,父亲张海也收到了一条短信:“老爸,我可能在(再)也回不来了,我已经回来快一个月了,朋友叫我来楚雄找他玩,没想到被骗到了传销中,今天要我交56000元钱,我说后天一定给他们,我刚刚在这里杀了个人,才跑出来了,”紧接着第二条短信补充:“你千万不要打电话给我,也不要告诉妈妈。”

张海当晚没有看到这条短信,第二天一早他看到后拿给张世才的表弟看。表弟觉得,张世才小学文化,怎么会写这么长的短信呢?听语气也不像是表哥的,他们认为这是诈骗短信,张世才的电话也一直无法接通。

2月16日是大年初一,村里有人从10公里外的镇上给张家带回了一份信,里面是楚雄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张世才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拘。

张家人看到信后仍然生怕这是传销组织的骗人伎俩。张海夫妇二人跑到当地大田坝派出所确认,得到肯定的答复,不放心的他们又向楚雄市看守所打电话确认,终于相信儿子被骗入传销后跑不出来杀了人。

据庭审现场的视频显示,2月10日凌晨,传销组织管理人员王关平喊张世才一起上厕所,在此过程中双方发生争执。据张世才的辩护人向法庭称述,当晚二人进入卫生间后,王关平对张世才说,“小弟,今天领导讲的话,你听清楚没有?如果弄不到五六万元,是给男人丢脸,为了你和家人的安全,你还是好好地考虑吧。3天后,领导来了,就不知道他会做啥了,要是废了你,任何人都帮不了你。”

直至此时,张世才也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庭审资料显示,在卫生间他向王关平提出“你放了我,我给你一万元钱”,接着张世才又提出“我们一起跑,离开这个传销组织”,均被王关平拒绝。

庭审现场的视频显示,双方发生争执后,王关平掐着张世才的脖子,将他抵到了墙上。张世才开始反击,他将自身穿的蓝色羽绒服帽檐上的带子扯下缠绕到了王关平的脖子上拉扯,两人僵持不下。据张世才辩护人在法庭称述,当时张世才主动提出“你放手我也放手”,但王关平依然不同意,仍掐着张的脖子。

双方僵持约10分钟后,王关平躺地上没了反应,“我就觉得他可能死了,”张世才供述称。随后,他将绳子缠绕在王关平的脖子上打了个结,又将衣物塞进王的嘴里后离开了卫生间。

尸检报告显示,王关平系“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而张世才在10小时之后的伤情鉴定显示,其右颈部皮肤发红,面积为2.0cm×1.5cm。

离开卫生间的张世才给父亲发了短信后,自己报警。同时,他通过滴滴订单,联系滴滴司机报警,又加了滴滴司机的微信,发送定位。接警的公安机关查获该传销网点,并抓获该团伙成员及张世才。

庭审中,公诉机关认为,张世才致人死亡后自行打电话报警,并等待派出所前来,据实交代问题,有自首情节。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首页 | 打传动态 | 传销视频 | 法律法规 | 传销图片 | 咨询专区 | 网络传销 | 公益行动 | 直销新闻 | 微信传销 | 反传销影视 | 赞助专栏 | 南派传销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Powered by 反传销咨询   © 2010-2016 http://www.fcx120.com
晋ICP备16000219号 晋公网安备 14108202000006号